歡迎您,guest. 會員登入 | 註冊

《社論》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 選項
#1樓 發表時間 : 2010-10-04 16:55
等級: 進階會員

註冊時間: 7/6/2010
文章數: 144,982
 東漢班固的「漢書董仲舒傳」:「仁人者,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。」意謂做任何事情應該匡扶正義,而非為一己的功利打算,並且也應該把真相闡明卻不自己邀功。觀察上周四央行理事會的決議內容,無論在利率調整幅度或外界所謂「打房」措施的處理,都符合了上述「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」的真義,不愧是7A總裁的決策品質。
 首先觀察利率調整幅度。此次調幅半碼(0.125個百分點)符合外界預期,但並不是根據外界輿論做決策;彭淮南總裁明確表示利率的逐步調升,是要使新台幣存款有正利率。目前存款有正利率的國家不多,加上人民幣幣值趨漲,以致亞洲貨幣包括新台幣都成為國際熱錢鎖定升值的目標;熱錢流入台灣將享有正利率及潛在炒匯利益,故此次調升國內利率其實會提高央行穩定匯率的困難度。但央行為了照顧國內多數存款人的利益,仍有「正其誼不謀其利」的勇氣與行動,值得肯定。
 至於外界評價不一的此次「打房」措施,力道是否不符預期,則見仁見智。若以社會公義的角度觀之,不動產業者,甚至非不動產業者的大財團,都紛紛養地套利;行政院吳敦義院長並且直接點名新光金控,信義聯勤轉賣獲得暴利,兩年內養地獲利超過新台幣35億元,投資報酬率超過50%以上。然而此次央行竟沒有加深力道,只增加了「為保障存款民眾權益及避免銀行資金流供土地炒作,…促請銀行對空地抵押貸款訂定妥適規範」的宣示,一方面讓不動產業者鬆了一口氣,另一方面讓許多期許央行「打房」以伸張社會公益者大失所望。
 其實,平心而論,「打房」本來就不是央行法定四大施政目標:「一、促進金融穩定;二、健全銀行業務;三、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之穩定;四、於上列目標範圍內,協助經濟之發展」的任何一項。「打房」與央行四大目標的關連,勉強可以沾得上邊的就是「健全銀行業務」,因此央行此次「促請銀行對空地抵押貸款訂定妥適規範」及上次對特定地區採行「針對性審慎措施」,央行都一再強調,這些都是為了「健全銀行業務」所做的「風險控管」,而非「打房」。事實上,央行的「針對性審慎措施」,也確實使特定地區的房屋成交量縮減、議價空間擴大,間接產生了某種程度的「打房」效果。這是央行「明其道不計其功」之處。
 關於「打房」任務應該由哪些政府部門執行,央行在此次的理事會決議輕描淡寫地點出:「行政院於本年4月通過『健全房屋市場方案』,本行針對性審慎措施係落實該方案有關『不動產貸款風險控管面』之因應作法;惟健全房屋市場發展,仍有賴各部會相關政策之配合,方能達成目標。」弦外之音,意即「打房」不能只靠央行的金融手段,這是跨部會合作的任務與目標。
 在政院通過的「健全房屋市場方案」中,有關「社會公平面」,曾提及「房屋稅」與「土地稅」應有「合理稅賦」,其實這才是「打房」最有效手段。最近各界學者專家,都大聲疾呼應該課豪宅稅,一方面充裕國庫,可以達到「劫富濟貧」的效果,另方面豪宅的建料、裝潢大都採用舶來品,提高豪宅稅對本國產業衝擊有限。因此,房屋稅的「合理稅賦」規劃應是大幅提高豪宅之房屋稅,讓有錢人補貼窮人,以收「社會公平」之效。
 另一個更有效的「打房」手段,則是徵收「空地稅」。既然財團或不動產業者購地名義是為了興建開發,則買地之後長期沒有興建動工,就是囤地套利的行為,自然宜予重稅懲治。而且空地稅的稅率應該隨養地時間越長而越高,例如購地滿一年仍未開發者,課徵其實際購買價格的40%,以後每季再課徵20%,按季核課空地稅,直至實際開發為止;並且追溯自一年前起生效,使已經養地者沒有空窗期的優惠。如此一來,房屋興建開發勢將劍及履及,對於目前已經過熱的房價,不但有冷卻效果,甚至回歸合理價位。對於中低收入戶而言,也將因房價下跌而有機會覓得棲身之處。詩聖杜甫「草堂詩」所提的「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蔭天下寒士俱歡顏」也就有解了。
 從央行此次的理事會決議,我們不獨看到央行「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」的一面,也看到央行決議中關於「打房」的暗喻提醒。在各界熱切要求政府貫徹「健全房屋市場方案」的「社會公平面」時,真正能發揮「打房」效果的財政部,確實應該在「豪宅稅」和「空地稅」上加把勁,不要辜負社會大眾對政府效能的殷殷盼望。行政院方面也應督促相關部會,檢討「健全房屋市場方案」的落實情形。社會公義若不能落實,民怨就會加深,「載舟覆舟,可畏惟民」,居廟堂高位者,能不慎乎!...看新聞原文
前往  
不可以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.
不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.
不可以 在這個版面刪除自己的發言.
不可以 在這個版面編輯自己的發言.
不可以 在這個版面發表投票.
不可以 投票.